Luoxi:

很早以前想过,将来做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影集,可以在被窝里偷看,也可以藏在身上,带去任何地方。它小到很容易遗忘,直到它终于不知被你丢在哪里,等到下一个人再拾起。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本东西最重要的秘密是,它燃烧后的粉末可以服用。  


曾想过做一本影集,一个盒子,里面有照片和各种琐碎(半成品),由阅者自行组合拼接成唯一的成品

画面,记忆(经历),声音,味道和接触,构成感觉,画面和经验(记忆)一样容易误导人

记忆是现实未充分燃烧之后的灰,一部分被吹走,在整个宇宙中漫无目的漂游,较重的一部分则被沉淀下来,胡乱堆放在现实之上

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像照片一样挽留记忆这种脆弱之极的粉末了

某种程度上来说,所做的一切都是不人道的

上海混蛋

 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我在玉门镇和芝麻告别,卧铺车厢里的冷气吹的人脑袋发懵,车外是戈壁滩上三十度的大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们站在月台上,点着了根紫兰州,我说你以后抽不到这么好的烟了,你光笑不说话,站台上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西北的风夹带无已计数的沙子打到我们的脸上,带着习惯的刺和疼。我问你要去哪,你用手指着时...

夜過林卡

去昨天

去昨天

去昨天

去昨天

去昨天

在拉萨

五哥

亲爱的DaSaBi先生

“山本耀司?”,“汪汪汪!”

那日下雨

今日颜色

© 魚叹氣 | Powered by LOFTER